最新文章

缅甸华人为何害怕政治?

2018-05-19 15:38:00
admin
原创
824

一支60人车队,由中国边境跋涉24小时,驶进缅甸北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这些来自深圳龙越基金会成员,预备在密支那将远征军遗骨移回中国安葬,遭到本地华人拒绝。密支那云南同乡会随后发出声明,措辞充满怒意:

此次大批遗骸归葬之事敏感又复杂无视于政处于缅甸大选的敏感时刻,组织庞大车队,浩浩荡荡开赴密支那迎接遗骸。汝辈可知缅甸亦为主权国家?可知缅甸政局复杂?数十年缅甸华人处境艰辛….”声明指责此举:全然不顾华人华侨处境与感受。

这份声明宛若撕开冰山一角,突显缅甸华人对于华人身分的敏感,也显示他们对于举国选举期间,族群话题可能被炒作的不安。

远征军,或国共内战的国民党孤军,在国共两党的历史叙事中是英灵,但是对缅甸人来说,却是战乱的肇始者,所以缅甸华人都会特别低调。

33岁,现于仰光工作,出身于密支那的缅甸华人杨文杰解释,特别现在是大选时机。

在二战历史的宏大叙事中,远征军是中国抗日史上最值得纪念的英烈之一。但是在果敢的地方志上,对于远征军的描述却极为复杂。远征军曾和果敢人一同抗日,但也曾兵戎相见。黄埔军校和大理军校培养了果敢人的军事精英,但果敢人的头领也曾被诈诱夺权。作战时,双方出发点不同,配合也有不默契的时候。在果敢人看来,日本人打过来,国民党的同盟却撤离了,把自己抛在果敢,滋味不好受。此外,溃军祸乱边区,将领敲竹杠的历史也曾存在。

缅甸华人,对待今日中国大陆的心情,也是复杂矛盾。

中国和过去缅甸军政府过往从密,中资企业在缅甸的诸多争议(位于密支那以北的密松水坝发电项目于2011年因当地人抗争暂停),使得缅甸人普遍对中国观感不佳,缅甸华人一向低调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弱化华人身分是不少在缅华人的生存哲学。

缅甸华人认同,中国的强大帮助华人地位提升,使得缅政府比较愿意保护华人。但另一方面,许多缅甸华人也认定,如果缅甸再一次发生排华,中国政府也不会保护他们。民盟是美国派,美国会反华,他们都要和中国作对。唐人街一名印刷厂老板这样猜度,一旦反对派赢得2015年大选的后果。1967年排华事件,是许多缅甸华人共有的恐惧。

不管谁上台我们都会拍拍手,就像看戏一样。

   曼德勒出身,而后到云南瑞丽发展、娶妻,现在在泰缅边境做事的小金说,反正老缅(缅甸华人对缅人的说法)都不可信。这是曼德勒华人的普遍心态,这里的华人多因经商致富,从事贸易、玉石交易、或经营矿业,和中国大陆生意往来多,他们的社群感强烈,特别保护华人价值

华人落脚在缅甸不同地域,对华人身分、缅甸国家认同有明显差异。

仰光华人更加融入缅甸社会。除了仰光是缅甸文化中心,多元文化自然汇聚,一般认为和1967年仰光发生的排华事件有关。排华之后华人不敢说华语、用华人名字,甚至穿唐装。华文教育中断,导致现在年轻一代的仰光华人,多半已经不谙华语。曼德勒有很多孔子学校,但仰光唐人街只有一个。

边境城市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情形。他们的认同更加模糊、多元。端传媒记者在泰缅寮的金三角边境城市大其利,以及泰缅边境妙瓦底发现,边境生活的高度不安全感,让许多缅甸华人多半同时具备缅甸、泰国、中国大陆,甚至是台湾的身分。这种身分流动的状态,更让他们更感到与所在地主流政治疏离。

华人从来不喜欢参与缅甸政治,我们会从背后施加影响。

仰光华人领袖赵某坐在仰光唐人街的广东观音庙,泡著一壶铁观音,一边笑著跟端传媒记者解释,一边在桌子底下做出一个伸手给钱的动作。

赵表示,现在缅甸政府里没有华人势力,很多华人甚至不敢承认自己的血统。上世纪五十年代时,一些人仍会在身分证上写上汉族,但随后很多华人放弃了这一做法。如果某一个候选人与华人有经济利益,会在背后支持。缅甸也不喜欢华人参与政治,缅甸不能像马来西亚那样,直接用中文名参选。

缅甸最大反对党民盟(NLD)发言人年温,在访华时曾向中方介绍自己的母亲是中国人,却从来没有在缅甸公开自己华人血统。由于缅甸宪法禁止直系亲属为外国籍贯者当选缅甸总统,年温也因此无法替代昂山素季作为民盟代表竞选总统。

而巩发党内,登盛政府的一名阁员是华人也是秘而不宣。说了名字可能会令他丢官。一名缅甸华人向端传媒记者提起此事,神色紧张。

但这种禁忌逐渐在年轻的华人心中松绑。35岁的Aung Thu Hein是极少数愿意、也具身份和资格投入政治的华人候选人。

他在仰光唐人街Latha区代表全国民主力量党(NDF)参选国会议员。他同意在缅甸参政有天花板限制,华人顶多能做到国会议长,不能做总统和副总统,不过我也没有这个野心,”Aung Thu Hein笑笑说,我投入政治是为了让国家更好,而不是权力。

Aung Thu Hein是在唐人街生活25年的第三代华人,听得懂但已经不大说华语的他,勉力写下中文名字林唐全。他是典型的仰光年轻华人,对他而言华人身分只是具有血缘的意涵,他已完全融入缅甸社会,追求的是更好的国家,我同意族群问题在缅甸很重要,我也挣扎过,但我们国家的问题太多,还是要优先解决贫穷问题。

Aung Thu Hein观察到,在自己选区里90%的华人及10%的缅人居民中,愿意和他讨论政治与政策的,还是缅甸人,华人一般更在意生意,不关心政治。但他发现,华人多勤奋工作,会较欣赏努力及教育程度高的候选人,也会特别在意他的在地性。

他们会问我是不是住在这里,能不能实际了解、解决他们的问题。”Aung Thu Hein说,华人选民未必会仅仅因为某人的华人身分而选择他。

在仰光缅甸媒体工作的当地华人吴觉明自我剖析,过去对缅甸国家认同不强烈,但来到仰光,在媒体工作的短短一两年,他的身分认同起了变化。

透过对中缅议题的报导,他更清楚自己是谁,譬如伐木工人事件,我会采取缅甸的立场,和端传媒记者采访的一些华人看法类似,吴觉明认为中国工人在缅甸境内违法伐木,缅甸政府却无罪释放,对缅甸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显出缅甸政府对中国太过软弱。

而更重要的,还是民主化带来的参与感。

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缅甸人,这种身分认同和能够投票的参与感有关,我未来搞不好也有兴趣从政。他笑说,不过随即又急忙补上一句,但缅甸要到这一天,应该还要五十年左右吧。

缅甸华人面目复杂

   一般而言,华人指从中国本土迁移海外,以汉文化为传统的中国人及其后裔。在缅甸,因为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并没有单一的华人群体。比如,夹在中缅边界这几年战乱不断,至今还在军管的果敢地区汉人,既属于缅政府单独列于少数民族果敢族。端传媒在仰光、缅北接触的果敢汉人也认同这一民族身份。在果敢族文化精英记录的果敢志和缅甸官方认定的果敢历史中,果敢族的祖先追溯到南明王朝最后一支余脉。果敢族人、《萨尔温江上游的果敢民族》作者通乃(汉名杨建德)表示,他们的祖先大多是守护南明皇帝的锦衣卫,逃到果敢安居落户,口音中还保留有明末南京话的痕迹。 果敢族人告诉记者,果敢族有一些本土化的词语、特殊的口音、服装与华人也有不同。而华人则告诉记者,果敢族人除了口音不同,而且还懂三国,有手段。这些区分在大陆显然不构成民族差异,但是记者的采访明显感觉到果敢族与华人之间有区分自身的意识。果敢族人甚至有向记者强调极其微小和模糊的差别,比如华人喜欢把钥匙挂在腰上,而果敢人不会。

上个世纪90年代,缅北地区另一支华人族群被缅甸政府确认为孟稳族。此外,记者也听到在缅甸佤族中也有部分是汉人后裔。

在缅甸,官方认定的合法民族有135个之多。果敢族、孟稳族都在其中。此次大选,果敢族还有两个代表其民族的政党参选。但是华人并不在其中。官方统计占缅甸六千万人口中3%,总数180万的华人(但一般估算华人应有600万,10%)。

大体上,缅甸华人主要集中居住在第一大城仰光和第二大城曼德勒,大多是6070年前从中国移民而来。仰光华人多来自福建和广东,位于曼德勒和缅北边境城市则多是云南移民。

这些华人一般分为闽南人、潮汕人、广府人、客家人和云南人。一种是1947年缅甸独立前便移民过来,这种移民有公民身分,以广东、福建沿海居多。1949年前后因国共内战也有大量云南华人避难到缅北,多半只能永久居留。闽粤两省占缅甸华人总数的45%这类华人移民时间较早,多半三代以上,在地化较深,以说闽南方言为主;另一种是云南移民,至少可以追溯到清代,近代以来的移民许多是国共内战逃到中缅边境的平民或国民党后裔。

少数民族历史上本来就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也建立过自己的文明,有强烈的身分认同,所以有正当性和缅政府谈联邦,拥有政党和武装部队,”34岁,目前在华文媒体工作的Aung Lin点出华人与少数民族在心态上最大的差异,但华人是移民,永远的外来者,我们很认份。他来自掸邦的腊戍,是缅甸华人主要居住的城市之一。

华人群体的复杂,导致缅甸政府对华人群体的身份做了差别认定。按照缅甸的法律,18岁成年国民拥有粉红色卡片——国民证。拥有者可以在国内旅行、开办私人企业等等。果敢族人告诉记者,过去相当一批果敢族因为身份认定问题,拥有的是三折的身份证。获得这一身份证需要追溯父母双方三代,才可获取,三折身份证同样拥有投票权。

而三折身份证在开办企业时会显得低人一等,常遇到麻烦。而果敢人若要将三折身份证换成粉红色的国民证,在某些地区会遇到公务员刁难。有时候需要行贿上千块人民币,差不多是一个多月收入的的才得以更换。

因为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还有一些华人没有办理国民证,只是有蓝色或白色等其他颜色的居留卡。

身份证的问题部分原因与边境人口管制的复杂相关。往来中缅边境对边民来说原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尽管果敢老街地区处在军管之中,但记者获悉边民依然有办法偷渡往来。根据果敢地方志罗列也可以看出,两地流窜作案的事件时有发生。在果敢,一个人是当地人还是中国过来的过客,对于管理机关来说,很难识别。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陈经理
电话: 180-8836-6661
传真: 135-7794-1199
Email: [email protected]
QQ: 2513190088
微信: chinaeasysoft
微博: easysoft
网址: www.live91.net/
地址: 缅甸佤邦孟平经济技术开发区万丰国际客服中心